淘寶集運地址 > 呼和浩特新聞 > 正文

記者暗訪呼和浩特多家黑加油站 安全隱患巨大業務量驚人

一間小房子,一個油罐,一台加油機,再僱一個看門人兼職負責加油,一個個黑加油站就這樣堂而皇之地在呼和浩特市邊邊角角開門營業了。用塑料桶隨便打散裝汽油,油罐旁邊吸煙無人制止、接打電話隨意。濱河路觀瀾國際南門往東150米的院子裏、華淵春曉三期南側的大院裏、塞外安康新居的西牆下......記者在呼和浩特市城區周邊暗訪,竟發現多個黑加油站,有的流動黑加油站甚至可以上門服務。這些黑加油站像一顆顆定時炸彈,嚴重威脅着市民的正常生活。

舉報:居民樓下暗藏黑加油站

“今年1月份,我們單元西牆下突然開了一個黑加油站,因為便宜,小區裏好多車主都去加油,生意很紅火。大油罐就在我們樓下,這個加油站無證無照的,我擔心會有危險,能不能管管?”10月26日,家住塞外安康新居的楊女士給記者打來新聞熱線。

當日,記者來到位於西二環與北二環交界處的塞外安康新居小區,在小區的西牆,原水泥廠院內,記者找到了這家沒有任何證照的加油站。進入加油站需要先按喇叭,一位帶着帽子、穿着黑色皮褲的老人走出來,用遙控器抬起欄杆,指揮司機把車停好。老人用手中的遙控器把一個白色捲簾門按上去,一台加油機顯出了“真身”。記者看了一下價格,95號汽油只需要4.3元/升,每升比不遠處的中石化加油站低了1.58元。

記者圍着加油機和後面的油罐轉了一圈,發現這個大院裏只有這一套加油設備,一個門房。穿黑色皮褲的老人告訴記者,這個加油站是今年1月份開的,他和老伴就住在這裏,給老闆看設備,同時負責加油。這個加油站一直開到晚上10點,附近的居民知道的都會過來加油,他們還有一個微信羣。老人的老伴在一旁有些警覺,一直在盤問記者是哪個小區的,怎麼知道這個加油站的。

加完油,司機提出要給摩托車加點油,拿出一個塑料桶,老人又拔出加油槍,給桶裏加了20元的汽油。加完油後,記者提出要開發票,老人説:“這麼便宜的油,哪有發票,我們就是給老闆打工的,用好了再來。”

暗訪:無證無照藏身市井

隨後,記者又暗訪了多家同類型的加油站。

濱河路觀瀾國際南門往東150米的廢棄院子裏,一位光頭男子從門房裏走出來,掀開了黑簾子下面隱藏的加油機,熟練的用加油卡操作着加油機。這家加油站的95號汽油更便宜,只要3.9元/升,每升比市場價低了將近2元。在問起油品質量時,光頭男子自豪地説:“保質保量”。在地上,記者看到了散落的煙頭,拿出手機拍照和試圖打電話時,光頭男子也未進行任何制止。加油結束後,司機再次提出給摩托車加點油,拿出一個塑料桶,光頭男子也給司機在桶裏加了20元的汽油。

在金橋開發區華淵春曉三期南側的大院裏,停着一輛裝了油罐的集裝箱汽車,一位帶着項鍊的男子和另一位穿着運動褲的男子正在給車輛加油,記者加油的幾分鐘時間裏,往來車輛絡繹不絕。這邊的95號汽油賣得要比另外兩家貴一些,要4.5元/升,但也比附近的中石油、中石化加油站每升便宜1元多。據知情人士透露,相比安裝在地上的油箱,這種裝在車裏可以隨時移動的加油罐,危險係數要更大一些。記者在這個加油站也用塑料桶打了20元的汽油。

在北二環原同源水泥廠院內、元福停車場院內、雲中路恆大影城對面、華美汽配城附近,記者都發現了這樣的黑加油站。這些黑加油站沒有名稱,沒有營業執照,也不開發票,更沒有專營許可,卻堂而皇之地開在了城市裏,做起了加油站的生意。

揭祕:黑加油站瘋狂斂財

西二環與北二環交界處的黑加油站附近,記者看到一家中國石化加油站,該站副經理李鵬飛告訴記者,這個加油站是中國石化繞城路9號加油站。

提起中國石化附近的黑加油站,李鵬飛顯得很激動,他告訴記者:“這個黑加油站開了快1年了,過去我們這個站一天可以銷售汽油5~6噸,現在每個月只能銷售2~3噸,沒辦法,離得太近了,人家又比我們每升便宜1.58元,很多附近的居民都去他們那裏加油。”

據李鵬飛介紹,他曾經帶着工作人員去黑加油站蹲過點,一天大約有60~70輛汽車去黑加油站加油,按照這個數據,這家黑加油站一天大約可以銷售2噸左右的汽油。按照1升汽油1.45斤來計算,這家黑加油站一天大約賣出2759升汽油,按每個月30天計算,這個黑加油站一個月大約可賣出82770升汽油,每升4.3元,月銷售額在35萬左右。

“當然,這個數據只是推算,而實際的銷售額,只能相關部門去查黑加油站老闆的微信收款記錄。”李鵬飛告訴記者。與生意被搶相比,李鵬飛更擔心的是安全隱患。“這家黑加油站的油罐是20噸的,我們加油站的油量是200噸,相距不到100米。我們加油站不允許顧客使用手機,員工操作前也會觸摸防靜電裝置,也不允許顧客用塑料桶打汽油,但黑加油站這些安全措施都沒有,顧客一邊加油一邊抽煙打電話,這種現象屢見不鮮。一旦他們的20噸汽油發生危險,勢必會波及到我們。兩個加油站中間還埋藏着3根天然氣管道,一出事故,就是大事故。”李鵬飛擔憂的告訴記者。

據李鵬飛介紹,針對這個問題,他曾連續一個月向相關部門反映,但黑加油站在眼皮子下面開了10個月,硬是沒關門。

猖獗:税收流失驚人

金橋開發區華淵春曉三期南側的大院裏,車輛進進出出,往來不絕。帶着一串項鍊的男性老闆熟絡的和前來加油的車主打着招呼:“小帥哥,好久不見。”記者用無人機拍下了黑加油站熱鬧的場景。

附近的中國石化金橋加油站經理閆慧告訴記者:“這個黑加油站也是今年疫情期間開的,原來我們加油站的日銷售量大約是20噸,他們開了以後,我們的日銷售量降到13噸左右。我們旁邊的中國石油加油站也是如此。”

記者算了一筆賬,一個日銷量5噸的黑加油站,以月銷售量150噸汽油計算,約為206897升。記者查詢資料發現,2020年我國汽油消費税為1.52元。以此計算,一個日均銷量5噸的黑加油站,一個月大約偷逃税款31.4萬元,一年偷逃消費税約376.8萬元。

一位業內人士向記者透露,今年3季度,中國石油在呼和浩特市地區共銷售汽油6.3萬噸,比去年同期減少5491噸,減幅8%;中國石化在呼和浩特市地區共銷售汽油2.6萬噸,比去年同期減少3917噸,減幅13%。

“中國石油和中國石化3季度汽油銷售量大幅下降,與黑加油站的多點開花密不可分,黑加油站以低廉的價格吸引消費者加油,最終受到損害的,是國家的税收。”這位業內人士這樣告訴記者。這位業內人士估算,這樣的黑加油站,在呼和浩特市大約有上百家。

危害:城市裏的“定時炸彈”

2018年10月30日,記者也曾親歷呼和浩特市安全生產委員會辦公室工作人員打擊黑加油站專項行動,在土左旗一次關停搗毀4家黑加油站。

呼和浩特市安全生產監督管理局相關工作人員告訴記者,這些非法加油窩點流動於鄉村之中,對周邊環境和火源欠考慮,一旦發生火災損失極大。此外,從業人員從未經過安全培訓,抽煙加油,根本不懂防範,發生安全事故更不知如何應對。有的加油車使用報廢油罐,強度往往不達標,再加上腐蝕,極易引發泄露,不但可能引發環境污染,更是火災和爆炸的潛在導火索。沒有防靜電設施,遇火花極易爆炸。沒有消防設施,也沒有合理的防火間距,引發火災無法及時撲救,小災就可能引發大難。

更可怕的是流動“加油車”,油箱放置在麪包車、農用車裏,停在居民區,這對周邊居民來説就是“定時炸彈”,隨時可能引發重大安全事故,亟待治理。

文·攝影/北方新報正北方網首席記者  王樹天

[責任編輯:朱國義]

版權聲明

一、凡註明來源為"正北方網"、"北方新報"、"內蒙古日報社"、"內蒙古日報社融媒體原創"的所有文字、圖片、音視頻、美術設計和程序等作品,版權均屬內蒙古正北方網或相關權利人專屬所有或持有所有。 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進行一切形式的下載、轉載或建立鏡像。否則以侵權論,依法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二、凡本網註明"來源:XXX(非正北方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三、轉載聲明:本網轉載稿件有些作者不明,請相關版權單位或個人持有效證明速與本網聯繫,以便發放稿費。

正北方網聯繫方式:電話:0471-6651113 | E-mail:northnews@126.com

今日內蒙古